talk
義工園地 媒體專區 交通資訊 網站導覽 聯絡我們 全文檢索
 
 
衛教文章
衛教教案
衛教園地
研究文獻
資料分析
 
 
Home > 研究調查 > 衛教文章
    衛教文章
 

雙極性情感障礙疾患與自殺(擷錄自自殺防治網通訊第九卷.第一期)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護理學系所 張榮珍助理教授

  雙極性情感障礙疾患,也可稱為躁鬱症,是一種腦部疾病,使得人的情緒表達與控制、甚至思考與行為都受影響,也易造成人際關係受損、工作或課業表現差、角色功能執行不佳,甚至是自我照顧能力下降,他們經歷情緒戲劇性變化,從極度高昂興奮或煩躁,轉換到情緒低落或悲傷絕望,在躁期的時候,病人的精力旺盛、活動力增加、容易激動不安、情緒上經歷極端高昂或過度愉快、說話往往過快、主觀覺得腦中思緒奔騰、有跳躍式的思考、行為上也容易分心或無法集中精神、或出現亢奮或侵略性行為、顯得好辯或不易認錯等,睡眠需求下降、甚至也常誇大自己能力或對於權力懷有不切實際的看法、此時期會有判斷力降低、喜歡狂歡作樂、表現得與過去判若兩人的行為、也有性衝動增強、危險或冒險行為增加、藥物濫用,尤其是古柯鹼、酒精和安眠藥等;相反的,若是常常持續一段時間感到悲傷、焦慮或是空虛、感到絕望或是悲觀、感覺到內疚、無用、或無助、對原本喜愛的活動失去興趣或愉悅感、缺乏活力,容易覺得疲倦,或是自覺變遲緩、無法集中注意力,記憶力降低,難以作決定、容易激動或躁動、經歷嗜睡或是失眠、食慾改變、出現未預期的體重變化增減、有慢性疼痛或其他持續的身體症狀,往往也伴隨出現自殺意念、想法、計畫或企圖等。

  雙極性疾患通常發生在青少年晚期或成年期早期,在台灣其盛行率約為千分之三到五左右,該疾患常是由多重因素所引起,不只是基因遺傳的關聯性、成長發育背景與經歷,還有與腦內化學物質如正腎上腺素及血清素異常有關,也與生活中的突發事件或慢性壓力有關。

  就像多數慢性疾病一樣,雙極性疾患也可以算是一種長期的慢性病,若能及早接受有效治療,是有可能過著回復健康且具生產力的生活,但若未及早加以妥善治療,其自然病程會越來越惡化,也就是復發會更頻繁且更嚴重,症狀完全緩解的時間就減少變短。

  適當的治療有助於降低發作的次數及嚴重度,減少疾病的慢性化須要認真接受治療,增加對藥物與非藥物治療的認知與接受度,再加上親友社會支持,多數可以回歸家庭、社會、回復正常的生活,可與該疾病共存,降低步上自殺的路途。有些雙極性情感疾患的個案,出現一些症狀與自殺風險有關,需要週遭的親友多加注意,例如:談到想自殺、想要死或死亡,主觀描述感到絕望,什麼都無法改變或改善或是一切都完了等較具毀滅性或無望的言詞,表示感到無助,無論做什麼都沒用,陳述自覺是家人或朋友的負擔,行為上觀察到濫用酒精或藥物,甚至出現把事情安排好,例如整理財務或分送所有物,寫下自殺遺書或遺言,或是出現告別的字眼,像是在社群網站上表示再見或熄燈等,或是個案有意無意讓自己處於有害或危險可能喪命的危險情況等。

  晚近的統合分析研究收集1980到2011年間的研究發現雙極情感障礙症患者之自殺風險是一般人口的二十到三十倍高(Pompili, Gonda, Serafini, et. al., 2013),另外也有證據指出雙極性情感障礙患者其自殺風險經常出現在躁鬱混合或交替的時期,也較常出現在女性、年紀輕(例如低於40歲)、缺乏社會支持或先前有過自殺行為者身上,在青少年族群,自殺意念或企圖的盛行率甚至超過50% (Hauser, Galling, Correll,2013),因此盡量減少患者停留在症狀不穩定期的時間長度(透過有效治療),及增加社會支持,都是可以減低雙極情感障礙者的自殺危險(Holma, Haukka, Suominen, et al., 2014). 另外也有學者認為疾病發病前個案是否曾出現攻擊行為或衝動行為等,也都值得評估與了解,將有助於設計自殺預防個別化計畫的參考 (Mathews, Richards, Niciu, et al., 2013), 臨床學者持續呼籲雙極性情感障礙的病人應該及早就醫,以前個案經常是從發病到首次治療時間拖延過久,當症狀更嚴重,病程被延長,自殺的危險便增加,改善這個發病且未即時接受治療的現象,將有助於下降自殺風險 (Conus, Macneil, McGorry, 2013)。

  雖然及早、持續及妥善治療對於雙極性情感障礙病人非常重要,但是要患者持續接受適當的治療,其實並不容易,治療遵從性是重要議題,如何提高患者對於疾病與治療的認識與接受度是一大挑戰,還有如何認識與因應疾病及治療相伴的不適或副作用,也是很重要的,若能仔細評估每一位患者的背景、壓力事件、治療期待與用藥經驗等,加上合適的親友支持與病程預後教育分享等,將有可能改善躁鬱症患者缺乏妥善治療的困境,也將是預防自殺的有效作為,期待未來醫療照護專業人員與家屬社會支持照顧者,攜手合作一起預防雙極情感障礙症患者的自殺風險。

參考資料:
1.      Holma KM, Haukka J, Suominen K, Valtonen HM, Mantere O, Melartin TK, Sokero 
TP, Oquendo MA, Isometsä ET. Differences in incidence of suicide attempts between 
bipolar I and II disorders and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Bipolar Disord. 2014 Mar 17. 
doi: 10.1111/bdi.12195. 
2.      Mathews DC, Richards EM, Niciu MJ, Ionescu DF, Rasimas JJ, Zarate CA 
Jr.Neurobiological aspects of suicide and suicide attempts in bipolar disorder. Transl 
Neurosci. 2013 Jun;4(2). doi: 10.2478/s13380-013-0120-7. 
3.      Conus P, Macneil C, McGorry PD. Public health significance of bipolar disorder: 
implications for early intervention and prevention. Bipolar Disord. 2013 Oct 16. doi:
 10.1111/bdi.12137. 
4.      Hauser M, Galling B, Correll CU. Suicidal ideation and suicide attempt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bipolar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revalence and incidence 
rates, correlates, and targeted interventions. Bipolar Disord. 2013 Aug;15(5):507-23.
 doi: 10.1111/bdi.12094.
5.      Pompili M, Gonda X, Serafini G, Innamorati M, Sher L, Amore M, Rihmer Z, Girardi 
P. Epidemiology of suicide in bipolar disor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Bipolar Disord. 2013 Aug;15(5):457-90. doi: 10.1111/bdi.12087.

回列表